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 >

过好每一天

时间:2022-07-20 15:39 | 栏目:最新 | 点击:

撕去最后一张日历,就是2019年的第一天了。

时间过得真快,冬去春来,花开花落,如今,我已是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了。跨进新的一年,在我人生的旅程上又迈出了一步。回想过去的一年,既让我高兴不已,又让我感慨万千。去年,已是我这辈子第五次搬家了。从买房装修到搬家,前后准备了十个月。房子越搬越宽敞,家具越搬越齐全,生活越来越幸福

2017年8月,政府要把我所居住的城北安居小区,列为2018年拆迁改造对象后,我心里总在想,人老了,能将就就将就吧,何必麻烦呢?但这是大势所趋,势在必行。我把这消息告诉了在兴义工作的女儿女婿,他们很快从兴义赶来,带着我到博融小区选择了一套小户型的住房,并立即联系装修公司进行装修。

经过近半年的努力,2018年春节后,新房装修好了,我们都觉得很满意。女儿叫我清理家里的东西,准备搬家。我把被子、棉衣,单衣分门别类清理好打包,待女儿女婿从兴义来后,陆续将这些整理好的东西搬到新家归类放好。之后我又清理多年来订阅的《散文选刊》和其他书籍等资料,一部分已当废纸处理了,我觉得挺可惜的。

清理所有这些东西,都是我一人所为,花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。

2018年6月的一天晚上,女儿请了搬家公司,在众亲友的帮助下,我们只把家里的电炉、两张床,一套木沙发和电视机,还有部分炊具搬到新家,其余的冰箱、热水器,大立柜、橱柜、书柜等家具都送人了。女儿告诉我,现在条件好了,搬新家就要有新家的样子,现在的家具都是按新房的式样设计的,既美观、大方又实用,那些老家具搬过去根本无法摆放。我觉得有道理,这说明时代进步了,我们的生活水平在逐年提高,一些旧的东西慢慢被淘汰,退出了历史舞台。看到新家清清爽爽,窗明几净,衣柜、橱柜、鞋柜等家具摆放有序,冰箱、热水器等电器应有尽有,我特别高兴。这让我想起了以前搬家,特别是前两次搬家,那寒酸得不能再寒酸的景象,让我至今仍难以忘怀。

曾记得,上世纪六十年代期间,我第一次搬家,那时我们一家住在县纺织品公司只有十多平方米的宿舍里,床和书桌是国家的,我们的被子和几套衣服分装在三只口袋里,早上说起搬家,下午就搬了。当时,我在县广播站上班,经常加班到深夜12点或第二天凌晨一点过是常事。为方便我的工作,单位领导从广播站办公室隔壁的库房隔出十多平方米让我居住,办公室和我的家是用块竹篱笆隔开的,家里只有装衣服的两个纸箱,1张简易的小饭桌,还有一个装炊具的木箱,窗台边的一张书桌是公家的,桌腿的横木上搭有一块木板,上面放了一些书籍。现在想起来,实在是太寒酸了,那时的家,只是一个能遮风避雨的窝。我们在这窝里,一住就是七年。

第二次搬家是1973年的上半年。那时,我们单位的一个老职工病逝,领导叫我去住他的那间有三十多平方米的小瓦房,这在当时已算比较宽敞了,但我很犹豫,不想搬去住,因为我亲眼目睹这位老职工在一天晚上吐血不止,晕倒在床上,满脸是血,把八岁的儿子吓得跑到外面哇哇大哭的场景。当时没有电,屋里屋外一片漆黑,和我同住一个院子的文化馆的职工,听见孩子的哭声,立即起床叫我和她去看一下。我们俩手挽手拿着手电筒,走近一看,地上、枕边和他脸上的血,把我吓得全身发抖。我连忙到发电房把电发起来,回到办公室给他的亲人打电话,可这位老职工还没有来得及送进医院,便撇下他的亲人,永远地走了。

那时,我的女儿正读小学一年级。搬不搬呢?和家人商量后,觉得还是应该搬,因为那房宽敞。于是,我请人粉刷了墙壁,裱糊了顶棚,一家三口搬进了那三十多平方米的小瓦房,一住就是十八年。期间我们添置了一个立柜和一张写字台,女儿从这里走出去求学,丈夫在这里病逝。女儿学成归来后,分配在县医院工作,又和我一起住在小瓦房里。

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单位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关怀和大力支持,又多方筹集资金,建成了占地200多平方米六楼一底的广播电视大楼,领导在一楼给我和另一位老职工